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

第一百一十六章 更水(十九)

    “你们要达到的‘炁’值数是……60,意味着在你们这批人里,在测试机上打上一拳,数值超过60的人,就通过了这关……”     “六十六十总是六十……我武试的时候贼讨厌这个分数,总到不了。”晨左二也像裴二一样活动脖子。     “60并不困难,给大家拓展一下,柠高内部有一个‘拳榜’。也就是记录‘炁’值数的榜单,而每个年级各有一个榜单,高二的榜单入门是250,是高一的4倍左右。”     “但我们也只比你们多练习一年而已,所以你们还是轻松的。”     “当然,这里要善意提醒大家,在咱们这一组的前十名可以获得学校派发的科技手套,出拳力道可以提高5%-10%左右哦。”     哗然一声,相互认识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独自一人的也在默默思量。这种科技手套市面上有价无市,价格基本都标在一万左右,按照比例来说的话得发800副,也就是说仅仅一个项目,学校就出了800万做奖励。     “这个学校,有点意思啊。”晨左二突然觉着自己并不是很有钱。     他在科学杂志上当然看到过这种科技手套的介绍,虽然对拳力有所提升,但是使用也有限制,只能被初照中阶及以下的修行者使用,初照上阶使用的话,拳套会因为炁量太大而损坏。     但这种装备到了初照上阶当二手再转手卖掉,根本亏不了几个钱,相当于白用。     “为了让大家的测试成绩不会因为一次失误而很低,所以你们有两次测试机会,取成绩最优的那一次进行总评,啊,到了,等会你们的教导主任会说话,大家在机子前稍微休息几分钟,十点依照顺序准时进行测试。”     说话间,学长带大家走到了一幢宽阔的巨型建筑面前,建筑长起码有五百米,左顾右盼都要望断头。     建筑采用太阳能材料和防震材料通体制作而成,在清晨清亮的光芒中闪耀着色泽,一看便知耗费巨大。     晨左二和众人跟着学长一路经过市场上绝对没有销售的奇怪设备,来到“炁”值测试区第40号机前。     宽阔的“炁”值测试区内,所有人在测试机前排好长龙,此时的时间也接近9:45分。     教导主任的话从测试区内的各个扩音器内传来:“接下来一直到中午12:00的时间,大家在测试机进行测试,每人会有两次机会,好好珍惜,希望测试结束之后大家还能剩下4000人。”与这毒舌的话一起传来的依旧是柠高的短信提示。     裴二就在晨左二旁边的41号机第一位,但两人相隔也有五米开外,小声说话根本听不清。     于是晨左二开始和身边学长套近乎:“学长怎么称呼?”     “吴旅友。”学长答。     “无女友?”     “吴旅友!”     “……”晨左二沉默了一会儿,“好名字!吴学长,咱可以提前开始吗?”     “你想开始的话,随时可以,机器已经调试好了。”吴旅友看表,“当然,正式开始是十点整,还有……五分钟。”     晨左二眼睛一转,不如先看裴二得多少分。     向右一看发现裴二也正转头望向自己。     “该死!这妮子跟我想的一样!”     “你先!”晨左二先是对裴二吼道,“人家没有经验的啦。”突然翘起兰花指转娇羞状。     裴二没什么反应,第41列排队的吐了一大片。     裴二活动活动了下手臂,略眯着眼睛,稍稍退离了两步,让自己有足够的冲刺距离。     晨左二知道裴二这姑娘这回是认真的,高一的及格线她肯定没有问题,保不准能冲破高二的门槛,比二百五更二百五。     深吸了一口气,裴二起步,奔跑,转腰,挥肘,出拳!一瞬间,裴二右手仿佛带起一道飓风,呼啸而前!     晨左二啧啧的同时也是若有所思,静下心来,觉醒之后让他六识通敏,对炁的感觉更加敏感。     在这一拳出时,仿佛有一股力自裴二脚底而起,从足底炁量上涌,至脚踝,再上至小腿,迅速往上,愈涌愈强,仿佛百川交汇,势不可挡。     那股炁劲经腰腹运力,上卸至右手,在抵达拳头的一秒之内,携着拳头本身的肉体力量和身体之中那奇妙的炁的力量,轰然撞击在测试机之上。     “砰!”闷然一声响,大屏上迅速显示出了数值:“328!”     裴二站在测试机前调整自己的呼吸,一颗颗细密的汗珠在脸上冒了出来,就在刚才那么几秒钟,就已经动用了她全部的力气,似乎比昨晚和鱼跃打架的时候都要辛苦。     围观的众人已经目瞪口呆。     328,这种数据只有高二生才能达到,甚至有些刚升到高二的学生也不一定有这个成绩。吴旅友说过,高二的基准线不过250而已。     晨左二暗骂一声,怪不得这妮子昨晚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实力已经不允许她低调了。     回想起,是什么时候裴二开始修行的了?好像……还是蛮久之前的事了。     印象中裴二是自打六岁就跟着他妈妈进了晨家。     裴姨十年之前,还是一个没那么发福的中年妇女,腰杆纤细,脸蛋干净秀气。但结婚结的早,男人就因为婚外恋抛弃了她,只留下了才只六岁的裴二和裴姨两人。     晨左二父母还在世的时候和裴姨吃饭聊天,晨左二也是偶尔听到的这一段往事。     裴姨也死皮赖脸地求过她之前的男人,还趁着男人不在的时候,和她男人新婚的女人去说理,下跪,但结果是遭到了那女人的嘲笑:“你自己看看你长的样子,黄脸婆一个,管不住自己男人,下跪又有什么用?”     裴姨当即就和这女人扭打在了一起,撕打之间扯坏了这女人的耳朵。一段时间的缠斗,男人回来赶走了裴姨,女人歇斯底里地怒骂,放言不仅要让裴姨生不如死,还要让她的女儿陪她一起下地狱。     那时候的街头混混,有点钱就敢干事情。     正值冬日,虽然裴姨已经尽力护着年幼的裴二,但裴二还是被打的鼻青脸肿。更别说她自己了,整个腰的伤势至今仍未完全复原。     娘俩儿身上的外套被撕成了碎布条和棉絮,叫来的混混用早就备好的雪铲,一铲一铲地铲到两人的身上,待得刚好没过两人的身子,才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离去。     裴姨当天气恨交加重伤昏迷。     年幼的裴二用小手挪开积雪,千辛万苦借了路人的手机拨打了医院的电话。     裴姨在医护病房醒来的时候,年幼的裴二穿着透风的毛衣在拧袜子的积水,光着被冻着的脚丫在高脚凳来回晃悠。     她的眼神虽然依旧清亮,但不可避免地缺失了一部分的光彩。     裴姨在谈及这段往事的时候说裴二那时候竟然出奇地冷静,不哭不闹,就坐在床边安静地等待自己醒来。     醒来后裴二说了一句让她永生难忘的话。     “妈妈,我们一起去跳河吧,我一个人会害怕,我想等你醒来跟我一起。”     裴姨只提及过一次这段过往,那是晨左二印象中这个阿姨唯一一次泪流满面。     之后裴姨说她必许醒过来面对残酷的现实,虽然她已经有轻生之心,但裴二不能有,她还这么小,怎么能这么平静地说要去死呢,她的未来还很长啊……     她拼命也要活下去,而且要让她们娘俩儿好好地活下去。     再之后就是加班时间渐多的晨左二父母去招工市场招聘保姆,看到了因为太困而依靠在一起的这母女二人。     进了晨家之后,裴二从原来裴姨男人的“陈”姓改“裴”姓,名也顺着主人家的意,择了一个“二”字。     裴二刚到晨家的时候十分忸怩,但是贪玩的晨左二怎么可能放过新的玩伴,在姐姐忙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晨左二和裴二便成了整个家最叽喳吵闹的活宝。     “同学,时间到了,你是第一个,赶紧开始吧?”吴旅友的声音把晨左二从回忆惊醒。     “哦,好。”晨左二回魂,发现测试完了的裴二站在他旁边,拿了一张一百的钞票盯着他看,努嘴说:“赌不赌?”     晨左二哟嚯一声心道今早上输我一百是不服气了:“怎么赌?”     “你第一次打,够60我输。”裴二。     “我TM……”晨左二怒吼一声,竟然看不起我:“赌!”     “可以开始了吗?”吴旅友的声音随着裴二的到来而变得冰冷起来,看得出来他确实有抵抗女生的单身体质,随着女生的接近自身变成一块生人勿进的大冰块。     “就来,就来。”晨左二马上收敛态度,点头哈腰。     晨左二一边左摇右扭热身,一边听到旁人低声议论适才裴二的精彩表现:     “328,那个女的在高一的拳榜上妥妥的就是第一啊,刚才学长说好像高二才250。”     “是挺牛没错,但你还忘了还有一个楚冬阳?新闻都登了,那家伙都初照中阶了,再说,八千多人,谁敢说没有几头黑马?”     “那也是,今年还只招1000个,本来我以为收3000还能混混最底层,现在看来是彻底玩完儿,还是认命换个学校吧……”     “不是1000,是1024!”发出消极感慨的身边人纠正:“我也不要求多,我就要那24中的一个好了。”     “做梦啦,第一个就328分,等下后头的平均就给你整个300分,我觉得咱都没待下去的必要了。”     “别那么消极兄弟,这才第一项,慢慢来……”     随着嘈杂的讨论声,晨左二深吸了一口气,小心脏却仍旧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虽说刚才看到了裴二的连贯动作和击打的技巧,但自己之前可一直都是挨打的角色,关于出拳他还真没仔细研究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