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二九二章 你个崽种

  咱凤仙公主是谁?  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忍耐力,城府深着呢,萧凤仙暗自压下心头的怒火,冷静地五觉全开,仔细倾听着隔壁的动静。  率先入耳的,就是一阵不堪入耳的浪笑声,酥媚入骨,一听就是风月场的老江湖了。  萧小纤你要冷静一下。  接着,之前吃吃媚笑的女子停了下来,开口道:“...公子别看年纪不大,这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手上功夫倒是丝毫没有拉下呢嘻嘻。”  都已经上手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忍!  “哪里哪里,师承家父,倒是秋月姐姐才真是肤若凝脂,正人君子在姐姐面前不存在的,修仙修心,见了姐姐我这心都要跳出来了。”  隔壁的萧凤仙银牙紧咬,手掌使劲捏着桌边,那无比坚固的百年黄花梨木桌板已经薄了一半以上,并且正在越变越薄。  这时候,有另外一名男子插嘴,言语间似是有种好奇感。  “李兄弟,你这是个什么手法,我这辈子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萧凤仙一愣,这个声音更加熟悉,自己的后辈,萧忘。  难怪这些天见不着这小子,原来是在往这里跑。  啊~  嗯~  酥媚入骨的呻吟声传来,好像隔壁某些人到达了人生巅峰,不由得发出了不枉此生的感慨,生怕别人听不见。  还伴随着某位李姓男子的解说:“。。。你看啊,这里,这里,这里,都是很有用的。。。”  李大仙人似乎在替萧忘解说着什么,每指出一处,那名叫秋月的小蹄子就会发出一浪更比一浪高的声音。  萧凤仙听到外面路过的客人有些驻足停留,议论纷纷。  “这里面玩的够劲啊,高人高人。。。”  言者叹息着离去。  萧凤仙已经有些忍不了了。  这是,突然有人敲响了她隔间的门,以为是这青楼替她安排的女子,萧凤仙瞬间面色沉静,淡淡开口道:“进来。”  然而,来人却让她有些惊讶。  这是一名贵气男子,气度不凡,眼睛极是灵动,带着些玩世不恭的笑容,走了进来。  怎么是他?  萧凤仙不动声色,问道:“这位朋友来此,有何见教?”  那男子苦笑一声,径直坐了下来,无可奈何道:“凤仙,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见伪装被看破,萧凤仙也不在板着脸了,赌气一般地坐下来,直楞楞地瞪着这男子。  萧弘礼颇有些不解地看着这同族皇妹,心道这家伙怎么了,平常见着可不是这幅模样。  来人乃是萧弘道同父异母的皇兄,萧弘礼,生性放荡不羁,当年无意皇位,做了许多年的逍遥王爷,在帝京三教九流的产业极多,被黑道中人尊称大王爷,是皇州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  萧凤仙倒是真的不清楚,这布衣巷的天香楼,竟是这位萧弘礼老大哥的产业。  两人关系不好不坏,志向不同,道路不同,算是点头之交,即使如此,一家总比外人亲,萧凤仙总感觉萧弘礼与隔壁那俩个贼子是一路货色。  “大王爷殿下为何会来找我,不自己去风流快活?”  萧凤仙开口带刺,令萧弘礼有些尴尬。  呵呵一笑,“你大哥我正在这里听曲子,有人关照我,怕你进来出什么事,我就赶忙来看看。”  话锋一转,萧弘礼接着说道:“凤仙你我的天香楼。。。到底有何事?”  萧凤仙眯着眼睛,眼神极为不善,果然男人都是猪蹄子,“生活有些无聊,来青楼找些乐子,大哥你不妨把楼里最好的姑娘叫过来陪我玩玩。”  额。。。  别看萧弘礼名字里有一个礼字,但是萧氏同辈中,最数他不讲礼法,是宗人府的常客,即便如此,他觉得萧凤仙的要求有些过分,还没出嫁的皇室公主,来青楼女扮男装找乐子是闹哪样?  不由得拒绝道:“我们楼里最好的姑娘秋月正在陪贵客,其他的都是庸脂俗粉,怕污了妹妹的眼睛,还是算了罢。”  萧凤仙的眼睛进一步眯起来,“那姑娘叫什么?”  “嗯?秋月,莫非皇妹认识?”  “不光认识,还熟得很呢呵呵呵,大哥你且看着。”  萧凤仙旋即一掌拍出,向着旁边的墙壁拍去,轰隆一声,烟尘四起。  待到硝烟散尽,露出了几张茫然的脸。  李云意很茫然,萧弘礼很茫然,萧忘很茫然,被荡了一脸土的秋月姑娘同样很茫然。  嗷~  一只硕大的老虎突然出现在了房间里,虎脸上满是酣睡初醒后的迷茫,百兽之王大人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萧凤仙指着对面腻在一起的一对狗男女,愤怒道:“大脑斧,上去咬死这个孽障!”  老虎依然满脸迷茫,萧凤仙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还没不是妖兽,没成精不懂她在说什么,恨恨地踹了老虎屁股一脚,往前走几步,就来到了隔壁。  萧忘看着李云意某只放在秋月姑娘身上的手,以及被那只手吸引而来的公主殿下的凤眸,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颇有自知之明地转过头,假装与坐在自己身旁同样有些目瞪口呆的未婚妻深情对视。  没错,萧忘逛青楼,带着自己的未婚妻,纳兰沫,昵称沫沫姑娘。  这一切还是纳兰沫起的头,皇州才女想要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坚持要来青楼,萧忘拗不过,自己脸皮又薄,只好强拉李云意一道,李云意是冤枉的。  灰头土脸的李云意看上去异常狼狈,面前站着的这位女子凤眸带煞,仇恨这么大,感觉要把自己吃了似的。  “你在这里挺快活的啊,这美人儿的身子软不软?”  “挺软的,比你软一点。”  李云意如实回答。  萧凤仙闻言气的鼻子都歪了,“好啊,学会偷人了!”  “读。。。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算是偷?”  李云意梗着脖子强硬解释。  “你他娘算个卵子的读书人,老娘打死你个崽种。”。  另一边的萧弘礼感觉自己的三观有些破碎,这么多年来,他每次见到萧凤仙,都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进的酷酷造型,哪里见过这阵仗,一时半会儿竟是说不出话来。  一屋子人连同一只老虎,都看着萧凤仙啪啪啪揍某人,相顾无言。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狐妖》 《一气吞湖》 《侠香满江湖》 《西游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