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

第七十四章 人证

简单吗?”齐腾远和孙敬亭两人面面相觑。    看上去似乎确实好像很简单,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一件事情简单与否,不在于这里,而在于这里。”耿朝忠先指了指自己的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接着推开了军械仓库的大门。    仓库里,是琳琅满目的武器弹药,从短枪到长枪,从地雷到炸弹,可以说应有尽有,角落里,甚至还有几台德国进口的加农炮,在闪着幽幽的黑光。    “随便挑几把,不用太多,反正带不走。”耿朝忠吩咐道。    两人满眼放光,就像饿了几个月的饕餮,又像憋了几年的和尚,绕着货架转了好几圈,终于各自挑选了一把武器。    “把百式放下,用大正十一式。”看齐腾远挑了一把百式冲锋枪,耿朝忠吩咐道。    “宿舍区楼道很窄,大正十一式好像有点长。”齐腾远皱眉道。    “不用进去,你用大正十一式守楼道即可,”耿朝忠说道,“你没看,孙敬亭已经拿了一把百式冲锋枪了吗?他选择了冲锋,你就选择掩护,基本的配合,不需要我多讲吧?”    “哦。”齐腾远答应了一声,捡起了旁边的大正十一式轻机枪,也就是俗称的歪把子。    “战斗,重要的是出其不意,武器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耿朝忠随手捡起了旁边的一把三八大盖,“尤其是特务工作,如果时机恰当,完全可以一人杀多人,但如果让对方有了准备,恐怕就是杀一个人都难。”    “教官,我明白了,您潜回三井制铁厂,就是出其不意。”孙敬亭在旁边说道。    “对,任何人都想不到我会回来,这种情况下杀人,就像杀鸡一样简单。不,比杀鸡还简单,鸡的警惕心很强,还没办法沟通,但人就不同了,随便几句话,就可以很轻易的麻痹对方。”耿朝忠笑道。    两人点了点头,回想着耿朝忠刚才的一系列动作,都有所体会。    “现在,你俩回去,把监视我们第五中队的那两个教官杀了,”耿朝忠想了想,“接着,齐腾远把轻机枪摆在宿舍东头,孙敬亭从西头进去,把所有人叫出来,在楼道列队。”    “教官,您要把班里的同学全杀了?!”孙敬亭亡魂大冒。    楼道极为狭窄,在出口处摆一挺歪把子,那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倾刻之间,全华班所有人都会倒在枪火之下!    “想什么呢,”耿朝忠瞪了孙敬亭一眼,“他们是人证,怎么能死?”    “人证?”两人有点迷惑。    “过来,”耿朝忠把两人叫到身前,详细交待了一番,然后转身走出了军械库,吩咐道:“走吧。”    天空星斗闪烁,月光将三人的身影拉成了长线,不用几分钟,几人就走到了舍区门口,门口有星火一明一暗的闪烁,两个监守的教官正靠在墙壁上抽烟聊天。    “谁?!”其中一人看到齐腾远和孙敬亭两人大踏步的走过来,手里还拎着一挺轻机枪,疑惑之余,连忙开口质询。    哒哒哒!    回答他的是喷涌的枪火,两人身体瞬间被打成了马蜂窝。    齐腾远和孙敬亭是第一次杀人,两名教官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两人还生怕没有击中,又神经质的开了几枪,这才互相尴尬的对视一眼。    “你去那边,我在这边掩护。”齐腾远开口道。    “好!”孙敬亭拿起冲锋枪,快步走到了楼道口,迎面又走来两人,孙敬亭更不多言,抬手又是一梭子。    “第五中队的所有弟兄们听好了,”孙敬亭站在楼道口大声呼喝,“我是孙敬亭,有重要事情通知!”    枪声早已惊动了第五中队的二十多名学生,但大家不明就里,谁都不敢出来,孙敬亭又喊了好几遍,终于有几个人探头探脑的露出脑袋。    “各位,不出来也可以,今天我有一言,留给大家!”孙敬亭站在空旷的楼道,用闽南话大声疾呼:    “我孙敬亭不叫什么松田,齐腾远兄弟也不姓高腾,我们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日寇占我台湾,屠我同胞,视我等如奴隶,凡我有志青年,无不切齿痛恨!”    “就在刚刚,我们两人已经击毙了佐藤校务长,看守大家的两名教官和宪兵也都已经被我们击毙!这次回来,就是跟大家告别,如果有谁愿意跟我们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那就出来跟我们走,如果不愿意,我孙敬亭也不勉强,大家山水有相逢!”    楼道里一阵骚动,佐藤校务长已死的消息,让所有人都惊骇莫名,谁能想到,平日里不声不响的孙敬亭和齐腾远二人,竟然做出如此大事!    孙敬亭顿了顿,再次开口道:“我数三下,如果有愿意跟我走的,就站出来,现在开始数数:一!”    孙敬亭话音刚落,一间宿舍里突然有一人冲出,大喊道:“八嘎,你们竟敢背叛帝国,必将碎尸万段!大家千万不要相信他!”    孙敬亭睁眼一看,却是全华班里唯一的日本人吉田俊介,他双目赤红,目呲欲裂,显然是对孙敬亭刚才的话痛恨无比,眼看着这家伙赤手空拳张牙舞爪,的冲上来,孙敬亭抬手就是一梭子,吉田俊介的身躯猛然一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眼看着吉田倒在地上,走廊里顿时一片寂静,静的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孙敬亭清了清嗓子,接着喊:    “二!”    “我们家人都在台湾,实在不敢离开!”就在这时,走廊里又传来一个声音。    “我说过,绝不勉强!”孙敬亭大喊。    “我跟你们走!”这时,有一个人走出了楼道,正是刚才喊话那人。    孙敬亭又等待了半分钟,再也无人站出,脸上不由得露出失望之色,咬咬牙,喊出了最后一个数字:    “三!”    “林兄弟,走吧!”孙敬亭招呼这位站出来的同学,此人姓林,名字叫林顺利,是台湾新竹人,平日里和孙敬亭齐腾远关系也算不错。    林顺利答应了一声,眼睛一闪,快步走了过来,孙敬亭转身,刚要和他并肩而行,却看到对面楼道里的齐腾远突然张口道:“小心!”    孙敬亭连忙回头,那林顺利已经扑了上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只听“砰”的一声,林顺利后脑中弹,双目瞬间呆滞,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走廊对面人影一闪,孙敬亭看出是耿朝忠的身影,不由得擦了一把汗。    “各位,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出来,否则,别怪我下手无情!”孙敬亭怒吼一声,所有房间里的脑袋都缩了回去。    走廊对面出口,齐腾远打了个手势,孙敬亭点点头,快步走下了楼。    两人来到楼下,却看到楼下已经停了一辆轿车,耿朝忠打开车窗,吩咐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