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

第583章 送神难

    范思道神色淡然,“那些乡民你妥善安置了,送些盘缠,让人护送他们回乡,早日平息此事,勿要再起什么波澜……”     幕僚道:“大人,这次机会难得,何不利用这些人为范家多挣些名声?”     范思道想了想,还是摇头,“过犹不及。”     “大人,属下以为……”     幕僚还想再劝,范思道却像是察觉到什么,往不远的巷子口看去。     幕僚劝说的话不由得顿住,也顺着范思道的目光看去,只看见一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马车,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     “怎么了,大人?”     范思道收回视线,抬起手按了按眉心,他刚刚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安,心跳都急促了几分,可能是这几日操心的事情太多,有些疲累了。     这时候范家的车夫将马车赶到了衙门门口。     “无事,回去吧。”范思道没有多做停留,径直上了马车,幕僚只有将之前未说完的话咽下,跟了上去。     等范家的马车消失在了长街的另一头,贺林晚抬手轻轻扣了扣马车车壁,不多会儿,马车就动了起来,载着姐弟两人驶离了长街。     范家本欲低调收尾,尽快平息这一连串事件对范家产生的不利影响,可是经过当日目睹审案过程之人的口口相传,“范家行善积德,乡民感恩回护”的感人事迹,还是成为了京中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估计过不了多久,这桩从发生到结束颇有些曲折离奇的案件就会被说书先生改编成故事,广为传播。     与此同时范家的名声也空前高涨,一时风头无二。     范思道以为是自己那幕僚自作主张,暗地里在为范家扬名,将幕僚叫过去训斥了一番。那幕僚确实暗中做了些事,虽然有些惊讶结果远超自己的预期,却也没有太在意,只恭恭敬敬地领了罪。     第二日,范家派管事送那些闵阳乡民回乡。     他们原本早几日就该离京了,但是不知为何他们在京城的落脚之处被人知道了,京中的百姓们或钦佩他们的义举,或好奇他们这些普通乡民与范家那样的高门大户之间的恩情故事,或者纯粹是为了凑热闹,都一窝蜂地堵在了他们暂住的宅子外头探头探脑。     这些乡民们本也是普通百姓,并不怕被人围观,有些还主动与这些京中百姓说范家在闵阳积德行善的那些事,可以说这阵子范家善名远扬,大部分是他们的功劳。     这种情况下,范家也不好强行将乡民们送离,直到京中百姓们对这件事的好奇心稍稍冷却了些,范家立即发话将这些乡民送回闵阳。     这日,有不少与他们素不相识的人赶来送行,在朴素的京城百姓们眼中,这些不远千里赶来进城,为恩人伸冤的人都是义士。     原本气氛好好的,可是乡民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突然晕倒在地。     范家派来送这些乡民回乡的管事连忙过来,想要查看老妇情况,可是围观的人群中却有一位家中开医馆的妇人,那妇人的夫君是个在京中小有名气的大夫,妇人跟着自家夫君也学了些医理,见老妇晕倒在地,她最先反应过来,连忙疏散围上来的人群,上前查看那老妇状况。     “呀!这位大娘患了热症!我家医馆就在前面不远,大家来搭把手,赶紧把这位大娘抬过去。”妇人见老妇额头滚烫,神志已经模糊不清,连忙招呼周围的人帮忙。     范家的管事急忙挤上前,制止众人道:“多谢各位帮忙,不过我们府上就有大夫,我这就送这位大娘去医治,就不劳烦大家了。”     这位管事被再三交代要将这些人安安稳稳地送离京城,今日原本想要不惊动旁人默默出城的,不想还是没有瞒住消息,见这些来送行的人一路没完没了的,他早就不耐烦了,却因为上面的交代,不敢把不满表现出来,怕对范家的名声不好,现在见这些人要将这老妇带走,他自然是不愿意的。     那位家中开医馆的妇人是个热心直率的,闻言就不高兴道:“大娘都已经病得神志不清了,要赶紧送医才行,多耽搁一会儿就多一分危险,我家医馆离得近,送到那儿去最稳妥。”     那妇人在家当家做主惯了,说完也不理会管事,直接指了两个眼熟的街坊,让他们帮忙抬人。     管事阻止不及,他今日带的人手虽然不少,但是要从这么多人手里把老妇人抢回来也办不到,只能退一步道:“我们府上派了马车来,赶马车过去快一些。”     妇人便让街坊将老妇抬到了管事所指的马车上,她自己也跟着上了车,想一路照顾些。     管事只有先跟着一道去医馆,一边交代一个小侍从将事情报回府里。管事虽然有些担心今日没法按时出城,但是也没有太担心,在他看来这些乡民也惹不出什么大事来,最多耽搁些时间,他回去被大管事责备几句,扣几个月月钱罢了。     老妇人很快就被送到了医馆,一同送她过来的人担心她的病情,都不肯走,有几个妇人还自告奋勇,帮忙端茶递药照顾那老妇。     等看完了诊,大夫带着范家的管事去外头抓药,那位大夫娘子亲自拧了浸过井水的帕子,敷在老妇额头上给她退热,一边忍不住嘀咕道:“都病成这样了,怎么还赶着要送人离京?我家当家的说,再晚点送医,大娘怕是要不好了。”     留下来帮忙的几个街坊也纷纷七嘴八舌,抱怨范家太不近人情了,人家大娘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赶来京城为他们奔波,他们却像打发乡下穷亲戚一样,恨不得把人给送走。     那老妇像是被床前的这些声音惊动了,竟然开始说起胡话来。     “银子……银子……娶媳妇……”     “大娘怎么了这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啊?”有人发现了,凑了过来。     “好像在说什么娶媳妇?”     大夫娘子连忙俯下身,想听这老妇在说什么。     ------题外话------     作者很好,也祝各位平安!